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妻静雪】(02)【作者:com747】
【淫妻静雪】(02)【作者:com747】
字数:11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温泉乱交(下)

 (前文讲到心怀些许歉疚的吕小纯正要拉开那分隔天堂地狱的厚厚窗帘)
  毫无防备之下,小纯就那样拉开了身前的厚重窗帘,一边拉还在一边想着静雪怎么这么费劲呀,好好的泡个温泉还把窗帘拉上,真是多事。随后就被突如其来的景象彻底惊呆了。『我…我都看见了什么?』

  小纯所处的房间里原本漆黑一片,醒来之后为着自己眼睛着想,也没有试图打开大灯,只是点亮了地灯然后来到窗帘之前。

  而室外的照明灯却一直亮着,明亮的灯光之下,虽说小纯所看到的景象谈不上纤毫毕现,那也对温泉池中的情形是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那一刻的冲击直让小纯脑海里回荡着『那是什么』,仿若自己还在梦中一般,分不清那究竟是自己近些日子来对平凡的夫妻生活感到厌倦后而做的紧张刺激的梦,还是……

  『如果是梦的话,这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只见外面温泉池中,虽然只是个侧脸,而全身侧对着自己,但小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自家娇妻。而自己的娇妻静雪现在竟被人前后夹击着!

  后面那人圆头大耳,三四十岁的样子,或是从事工人的原因,一身肌肉还算结实,只是人到中年,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肚腩存在。

  结婚后的静雪并未降低对自己身材的要求,在时而健身时而瑜伽的保养之下,平日里静雪对自己的翘臀还是颇为满意的。此刻那看上去颇有些噁心的肚腩,却在自家娇妻雪白的美臀上『砰砰』撞击着。好似在做着最后的冲刺。

  而前面那人,也在四十岁左右,一身精瘦,却有着一根和体形不太符合的大屌,现在却在静雪樱桃小口里进进出出。而一双大手正盖在娇妻雪白丰满的玉兔之上,让那团团白雪在手上肆意变形。

  被两人夹在中间的静雪,这时候也像是失了智一般。腰臀起伏之间,竟似在配合着后面那人对自己奸淫。而自己的双手,一只扶在前面那男人大腿上,似是在找着支撑点,另一只竟窝在男人的巨蟒之上。

  巨蟒不时会被静雪从口里吐出,再用一条丁香小舌细细品尝一番,娇俏的小脸上是一片的沉醉,就像是老饕在品味着这世上无上的美味。而随着后面那人的疯狂冲击,静雪还会时不时的停下口中的活儿转而放声淫叫起来。

  就算隔着玻璃门听不见娇妻的浪叫声,那种沉浸其中的淫态,毫无疑问是小纯从未见过的。

  享受着静雪尽心服侍的张泽,李明成二人此时早已飘飘欲仙。什么维修排水,什么贱货主管早已统统抛掷脑后,自然早已忘了房内还躺着身下这美人儿的老公。
  况且在二人心中,小纯在屋中睡的个天昏地暗,能有什么问题?

  就这样,各自沉醉享受着的三人都没注意到那厚厚的窗帘早已被人拉开一道缝,而那道缝隙中正呆呆站着一个人。那人的面容此刻因为背着室内昏暗的地灯光线,晦涩不明。

               ××××

  一阵猛烈的抽查之后,伴随着静雪疯狂的淫叫声,张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精关,一阵哆嗦,就将自己的亿万子孙全部灌输在了静雪的蜜壶之中。

  「日你妈哟,你这小淫娃,不仅奶大腰细,长腿翘臀是个天生的炮架子,你这骚逼也是会吸的很。老子干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刚开苞的小妹妹也见过不少,可像你这么汁多穴紧,还这么会吸的还真是头一份!」

  张泽一脸舒爽,嘴里说着不知是讚扬还是羞辱的话语,慢慢将还没完全软下来的阳具从静雪的阴户中退了出来。

  而静雪刚刚还被阳具撑成一个巨大O型的蜜壶,立刻就缩小了下来,很快就逐渐贴合还原到最初一条小缝的状态,除了张俊凯拔出阳具带出来的那些白浊,其他的都被封存在了严丝合缝的蜜壶之中,再无半滴洒落出来。

  张泽不由再是一阵啧啧称奇,只当这就是传说中可遇不可求的名器吧。
  而随着张泽的射精停止抽插,静雪也终於从极乐的顶峰缓缓退下,耳中听到张俊凯的「讚美声」也不甚在意。既然已经决定今晚要放纵一把,自然只顾自己快乐就好,原本深处的羞涩愧疚之情,等明天再说吧。

  於是当张泽抽出自己的巨蟒之时,静雪竟还突然感觉到体内一阵空虚,不由盼着再来点什么可以把自己填满。

  身前的李彦良清晰的捕捉到了这美人儿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二话不说,直接把静雪再次推回池边,让她坐在温泉池边上。

  随后李彦良伸手打开了静雪纤细笔直的双腿,抓着两只秀美的小脚,把静雪摆成了「M」型。接着调整自己的姿势,毫不顾忌静雪体内的精液,直接挥屌直捣黄龙。

  而静雪在这个过程中毫无反抗之意,顺从的让李彦良把自己摆成羞人的M腿姿,只是一双大大的美眸直直的注视着李彦良的行动,那目光之中似乎还有着丝丝期待之色,一副任君採撷的样子。

  李彦良的大屌毫无阻碍的就插入了静雪的蜜壶之中,只感觉其内细细的软肉,温润的包裹着自己的大龟头,还没开干就能让人大呼爽的受不了,真是人间名器!
  李彦良惊歎之余,赶紧气沉丹田,静下心来,要是自己还没开干就先射了出来,只怕在一旁的张泽会笑疯。不再多想,沉下腰力,就随着腰腹的摆动慢慢肏干了起来。

  身下的张静雪,早就在巨蟒侵入蜜壶的一刻就用贝齿轻咬住了下嘴唇,等到李彦良有了动作肏了起来,喉间那清脆如泉水丁铃的呻吟声很快又响了起来。
  「啊…啊…嗯……」

  片刻之后,李彦良也渐渐适应了静雪的蜜壶,开始学着张泽对静雪羞辱了起来:

  「小骚货,你这骚穴是真他妈的爽。老子干的你也很爽吧?」

  「嗯…静雪…啊…静雪不是…嗯…不是小骚货…爽死了…啊…静雪要死了…啊……」

  「操,还敢说自己不是骚货?老子刚开始动不就爽的忘乎所以了?」

  「没…啊…没有的…我…嗯…我不是骚货…啊……快一点……」

  「操」李彦良不由加快速度一阵抽插,接着说道:

  「喊老子快一点,还不骚?骚不骚?快说骚不骚?」

  「啊…骚…再快一点…嗯…啊…我是骚货…啊…再快一点嘛~啊……」
  静雪早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一心只想着让自己能舒服一点,能再舒服一点。两条玉腿像八爪鱼似的缠绕在李彦良的腰上,一粒粒圆润晶莹的葱白脚趾紧绷着,就像希望着身上这个野男人能再深入一点似的。

  「骚逼,你这么骚,平常没少给屋里那王八戴绿帽吧?」

  「没有…啊…这还是…嗯…嗯…第一次…啊……」

  「你这骚样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肏?」

  「啊…是啊…嗯…第一次呢…啊……好爽…我又快到了……啊……」

  李彦良想着静雪之前那一副良家人妻的模样,只怕还真是第一次被外人肏弄,只是没想到骨子里这么淫荡,那眉眼的风情一看就是早晚要出轨的,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了。

  李彦良一边卖力的干着,一边继续试探着静雪:

  「小骚货,你家那王八平常喂不饱你吧?」

  「啊…那是我…嗯…老公…啊啊…才不是…啊…王八……」

  「这样还不是王八?王八家的小骚货爽不爽?」

  「啊…爽…好爽的……啊……」

  「以后还想不想爸爸们继续喂饱你?」

  「嗯…想……」

  李彦良再次大力的干了几下说道:

  「给老子大点声!想不想爸爸们以后继续干你?」

  静雪忘情的淫叫道:

  「想~嗯…静雪最喜欢…啊…最喜欢被干了……啊……」

  李彦良不再说话,只感觉静雪那骚逼就像一个蜜肉吸盘,蜜壶里的层层软肉,把自己的鸡巴包裹的严严实实,仿佛在一起使力向内收缩着。

  这股吸力还在越来越大,一不留神感觉自己就会射出来。

  於是李彦良只管自己努力做着最后的冲刺,而张静雪在李彦良又一波的加速抽插直下,继续舒爽的浪叫着。

  「啊…再快一点嘛…啊…啊…静雪爽死了……」

  「嗯……不要……要高潮了……啊……」

  「啊…好棒…我好喜欢……啊…啊…啊~~~」

  在静雪淫靡的叫床声下,李彦良越插越快,仿若一台人形打桩机,不知疲倦的疯狂在静雪的淫穴里抽送着。

  忽然李彦良只觉那骚穴里吸力再度增强,那小淫娃高潮了!

  李彦良自己也再锁不住精关,随着静雪的高潮也将自己的精液同样注入了那蜜壶之中。

  「啊~~~」

  只听静雪长长的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声,两只小脚在李彦良身后交叠,两条玉臂也不知何时缠上了李彦良的脖颈。

  远远看去,静雪就好像一只树袋熊般挂在了李彦良身上而久久不肯下来。
  一旁,张泽手里举着李彦良刚才用来拍摄的手机,静立微笑。

  这二人相识已久,自是有着常人难以达到的默契,李彦良会在自己享乐的时候默默在一边拍摄着。

  而现在轮到了自己像陈老师学习摄影的技巧。

  这手机里每多出一个小视频,这小淫娃就会在我们手里越安稳。

  不过现在有这么长的记录估计也该够了,张泽一边想着一边把手机放回池边乾燥的毛巾上。随后转身再度回到了温泉里。静雪这只小白羊,真是美味,张泽迫不及待想要再度化身为野兽。

  而就在不远处,不久前拉开一道长长缝隙的窗帘前,此刻却只剩一条细细的小缝,外加室内一片漆黑,别说外面三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哪怕是盯着眼睛看,只怕也很难发现,那缝中有着一双好似猎人的眼睛,闪烁着耐人寻味的光。
               ×××××

  吕小纯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自己的娇妻被张泽内射的时候,却下意识的选择拉上窗帘回屋关灯。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屋里又已一片漆黑,只留着一个小缝注视着外面。
  正在肏着娇妻的那两人,相貌平平,一身市侩气息。静雪就算要出轨也不会找这样的人,而小纯和静雪相处多年,深知娇妻已是人妇,却还是一个小女孩的心性,平日里在法治社会还好,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现在多半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受人胁迫了,可这样被人干的舒爽的样子又是什么鬼?

  想到这里,吕小纯就要忍不住暴怒沖出,光是打这二人一顿只怕还不足以平息内心的怒火,小纯已经在考虑着该找谁来废了这两个人。

  可是吕小纯在第一时间没有做出如上反应,也是有原因的。

  前面也说到吕小纯早就对淫妻,群P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往日里受缚与生活中的条条款款,只当作是自己内心中的一个秘密。想着对静雪潜移默化,徐徐图之。

  没事多带娇妻在阳台,车上打打野战,拉着娇妻一起看题材越来越开放的av,享受着对静雪开发的乐趣。

  另外,虽然小纯自己喜爱看各种淫妻绿帽的小说,av。可不代表自己就愿意去当那绿帽公。毕竟小说里各种情节看似舒畅容易,可是发生在现实里可是会有很多麻烦的。小纯还是深爱着自己妻子,可不想到最后鸡飞蛋打,闹到无可收拾的局面。

  所以,实际上小纯自己也没有做好让静雪变成一个淫妻的准备,只是内心之中有个深渊,缓缓吞噬着理智,就这样一点点发展下去,或许要等二人有了孩子之后,才会慢慢走向换妻,3p的道路,而能不能走到还不一定呢。

  而眼前发生的一幕,毫无疑问把一切都如同光速般加快了,跳过小纯所有曾经的设想,直接到了群P乱交。就像刚刚才提炼出铀235,立刻就列装了氢弹似的。

  就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吕小纯只觉自己内心中如同天人激斗。

  一方面内心暴怒,恨不得沖上去噬其血肉。另一方面又感觉自己鸡儿梆硬,想要再欣赏娇妻更多的淫态,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淫荡面容。

  哪怕是自己和娇妻在阳台上激情的时候,静雪都只会小声的在自己耳边低喃。
  偶有一双素臂缠绕上自己脖间,却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被动的,绝不会把腿都缠上来。

  更不会像现在这样,竟似在忘情的淫叫着,挺立的双乳上两粒细嫩的蓓蕾正在摩擦着野男人的前胸,一张俏脸写满了情欲的满足,腰臀起伏,迎合着野男人在自己身上进行冲刺。

  吕小纯看着这样淫乱的场景,都要控制不住的想要用手去撸自己坚硬的鸡巴。
  就这样,吕小纯就这么一直静静的在门后悄悄看着,却始终下不定决心。
  直到看见站在一旁默默摄像的张泽收起手机再度向娇妻走去,吕小纯静下心来,决定放任自由,心里安慰着自己,『我才不是淫妻之魂完全爆发,只想着再看娇妻被人肏弄的样子,而是为了能安全和谐的解决这个事情。现在沖出去打人不仅可能伤害到静雪,光是让她发现自己的淫荡样被我知道,只怕她都要没脸再见人了。而且那两个杂种还录了像的,可不能让这个视频散播出去。等老子回去找人打探清楚,看不要了这两个龟儿子的狗命。』

  小纯就这么思量着,也返身拿回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摄像软件,调好焦距开始拍摄起来。也不知道他是想要趁机录下两个人的样貌好回去找人呢,还是想要录下这绝无仅有的娇妻淫态当作珍藏?

            ××××××××××

  重新走向静雪的张泽可不知道自己螳螂捕蝉,后面还跟了个黄雀,虽然这黄雀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啥假药。

  没想那么多,张泽挺着早已恢复元气的大鸡巴淫笑着向静雪说道:

  「小骚货,嘴上还说着什么不要我们干你,只怕看见我俩大鸡巴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被干了吧?」

  静雪虽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也渐渐恢复了几分理智,知道这时候无论说什么,只会有更多的嘲笑,而想到自己刚刚如此放浪,也似乎无力反驳,只好闭着眼睛,假装没有听到。

  李彦良已经离开了静雪的身体,返身坐入温泉中,享受着贤者时刻。任由静雪仰靠在池边上喘息。

  於是张泽补上了李彦良的身位,但并未急着继续肏弄静雪,刚才急切的先泄了一把火,现在该好好品味一番了。

  见静雪并未答话,张泽直接双手掐向静雪依然在充血挺立的小乳头。

  「疼!你要干什么!」静雪突然吃痛之下,只好睁开眼睛,怒瞪张泽问道。
  张泽嘿嘿一笑:「问你话呢小骚货,是不是早就想被干了?」

  「才没有这回事!全是你们强迫我的!」

  「没有?还说我们强迫,啧啧,看来有必要给你看看我刚才录下的视频里,我们是怎么『强迫』你的,顺便再给你的绿帽老公看看啊。」

  「你!你无耻!说好让你们射出来就删视频呢?」静雪当然知道自己方才是有多淫荡,脸上一红,强撑着想让张泽删掉那些视频。

  「问题是我的小兄弟还没满意啊」说着张泽就用龟头蹭着静雪的蜜壶,表示自己所言非虚。这时候删视频什么的,可没有这个选项了。这小美人儿这么好被拿捏,那视频就是大杀器,以后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你!」静雪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羞愤交加。

  「小淫娃你也还没有满足吧?啧啧,瞧你这骚逼又想吃老子的鸡巴了,还没进去呢,在门口就开始吸了。」

  张泽一边说着,反而把鸡巴退了出来,伸手分开静雪两瓣娇嫩充血的小阴唇,接着说道:「真是名器啊。我们两个人精液射进去还能丝毫不漏。你这小骚逼,嘴上说着不要,下面的小嘴儿可是诚实的很,把爸爸们的子孙根全吃了进去,还一点不显饱。」

  静雪羞怒之下,却又无可反驳,总不能说下面吃饱了吧?少妇身体的诚实反应,自己也没有办法啊。只能又闭上眼睛,装作无动於衷。

  张泽这会儿可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手揉捏着静雪肥美的奶子,一手还在美人儿的蜜壶中探索着。

  本来还想着挖掉精液出来让静雪彻底无话可说,可是只感觉那蜜壶内的软肉吸嘬着手指,联想到要是此刻是用自己鸡巴在探索…下体瞬间就要爆炸似的,再也忍不住,扶正了胯下巨蟒就直接刺入了静雪的蜜壶。

  「啊…不要…啊…不要啊……」

  刚才还能装作无动於衷的静雪瞬间破功。那填补进体内的硕大阳具,卖力抽动着,直接把静雪又搅动到情欲勃发。

  「啊…慢点啊…嗯…太胀了…啊……」

  「轻点…啊…好爽啊…不要这样干我…嗯……」

  「再快一点…啊…要死了……」

  静雪毫无还手之力,只觉快感又是一波波袭来,哪里是控制得了的?

  张泽在静雪身上耸动着,一双大手揉捏着静雪的两只豪乳。一手仅堪堪握住半只,丰满又有弹性,无论怎么揉搓,很快又能恢复到挺立的样子。

  从未见过的美乳刺激着张择的神经,罩在静雪双乳上的大手,分出拇指食指开始拉扯起静雪娇小的乳头。

  「啊…痛啊…轻一点啊…啊…嗯……」

  刚才被掐乳头还只感觉到痛感的静雪,这会儿在下身酸胀的快感之下,竟也感觉从乳头处传来一阵痛并快乐的感觉,似乎被把玩着娇嫩乳头,还要更爽一般,於是更加舒爽的淫叫着。

  「嗯…爽死了…轻点啊…啊…用力…啊……」

  张泽看着那娇小的樱桃,能在拉扯之下,拉伸到一个指节的长度,也是啧啧称奇。

  这时候,在一旁休息的李彦良,感受着两人淫乱的气息,也很快恢复了元气。
  於是起身来到两人旁边,捧着静雪的玉足开始啃了起来。

  平日里静雪可是十分羞於让老公把玩自己的小脚的。每每老公作势要亲自己的小脚,都会娇笑着踢开老公,只有在干的兴起的时候,才会让老公握着小脚亲一亲。不仅仅是心里害羞,还会觉得很痒的。

  可李彦良这会儿就不只是抱着玉白小脚亲一亲了。双手抚摸着足背足底,不让静雪挣扎开,然后用嘴吸入葱白玉润的小脚趾,挨个用舌头细细品尝起来。
  静雪哪里经受过这样的玩弄,这下不只是痛并快乐着,小脚上的瘙痒酥麻顺着神经传递到全身各处,静雪一边笑着一边浪叫到:

  「不要舔了…啊…好痒啊…啊啊…松开呀……」

  「啊…好爽啊…呜呜…不要啊…啊…再快一点……」

  「我要不行了…啊…不要舔了…啊…呜呜…啊……」

  在二人多重玩弄之下,静雪感觉自己完全承受不住,朗叫声中都带着几分哭腔。

  可另一方面,那酸胀,疼痛,酥麻,瘙痒综合而来的快感直让人要灵魂出窍一般,爽的不行。

  「啊…静雪要到了…嗯……太爽了……啊~啊~啊~」

  终於静雪又被推上了一个高峰,紧紧搂住身上的张泽,头脑里一片空白,嘴里无意识的啊啊叫着,静雪又到了一次高潮。

  本来已经射过一次的张泽以为自己这次可以多坚持一阵,可等到静雪高潮,蜜壶里的软肉开始收缩的时候,才现在自己完全招架不住。

  一边嘴上喊着:「爸爸肏死你个小浪逼。」

  一边毫无办法的再次把精液射入静雪的骚逼中,哪怕射了精也久久不想拔出来,高潮中的静雪太能吸了,贤者时间都放佛被延长了数倍,只感觉把鸡巴放在静雪的蜜壶里都是一种享受。

  还在一边把玩着静雪玉足的李彦良可等不了张泽在那儿慢慢墨蹟了。发现张泽动作停了下来,就知道肯定已经缴枪了。

  「射了就赶紧换人,再让我快点爽爽…」说着李彦良把张泽一把拉开,挺立着鸡巴毫无阻碍的再次插入了静雪的阴户中。

  李彦良一边愉快的抽插着做着活塞运动,还一直不曾把手上的美脚放下。
  这下更好,摆正了身位,更方便他一手一只玉足,不时换着放入嘴中品尝。
  而原本就还在高潮着的静雪,还没醒神呢就已经换了一个人插入。

  新的火热坚硬的大鸡巴瞬间就让静雪再度忘乎所以。

  「啊…啊…又来了…啊……好爽啊……」

  享受着嘴里娇嫩玉足的李彦良也丝毫没放松鸡巴的抽插。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才是双重的享受呢。

  「好痒啊…啊…不要舔了嘛…啊…啊…我要不行了…」

  李彦良又快速抽查了数十下后,终於放下嘴里的玉足开口调笑道:

  「你这个小骚逼,干了这么久都还是喂不饱?还想着删什么视频,以后多来和爸爸们亲近亲近,反正你老公肯定是喂不饱你的了,爸爸们下次再多给你找两个人,肯定把你喂的饱饱的。」

  「啊…啊……」想到要是再多两人,自己只怕真要招架不住了吧,可是又能多两根大鸡巴……

  静雪终於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了,赶紧淫叫道:

  「啊…不要…啊……不要再找人了…嗯…就你们…就可以了…啊……」
  「那感情好,卖力让我们爽够了,肯定会满足你的!」

  一边的张泽说着又来到静雪身前,把沾满淫水精液的半软肉棒伸到静雪脸前。
  一脸红潮的静雪,娇羞的看了看眼前的肉棒,还是张开了樱桃小口,将张泽的鸡巴含入口中,一条小香舌轻轻舔弄了起来。

  张泽也毫不客气的再度伸手抓向了静雪胸前两团淫荡的肉球,毫无怜惜的用力玩弄着。

  静雪喉间传来呜呜的声音,显然在二人的夹击之下,也是心满意足的。
  ……

  良久,在张李二人再次喷射之后,再也无力硬起鸡巴杀个七进七出。

  一人手里把玩着静雪胸前一只玉乳,恋恋不舍。

  而仰躺在两人中间的静雪也早已没了说话的力气,喘息间,还有不知是谁射在脸上的精液滑落,而嘴角也还挂着一丝白浊。显然不止是颜射,口爆也是有的。
  胸前的两粒蓓蕾在二人玩弄下还是傲然坚挺着,而此时下身早已一片狼藉。
  精心修剪过的阴毛早已被自己的淫水和二人的精液沁成一缕一缕的。小穴的弹性依旧完美,已经恢复成了一条细缝儿。然而那蜜壶中不知道被张泽和李彦良究竟灌了多少精液,现在还有一丝丝白浊的液体顺着细缝儿汩汩流出,平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

  休息了片刻之后,张李二人赶紧起身,对还躺在池边的静雪说道:

  「小骚货,你的信息我们都有了,还有之前的视频,不想鱼死网破的话,就不要想着报案什么的。」

  李彦良接着补充道:「过几天我们再来找你。放心,我们也不想惹事,等你安排妥了再来见我们就是。只是你也别想着拖着,毕竟我们手里的视频……小心看好你的手机,我们会联系你的。」

  静雪忍不住骂道:「你们两个王八蛋,还想…还想继续威胁我做那事?」
  「这怎么能叫威胁呢,明明你也乐在其中。」张泽笑嘻嘻的答道。

  李彦良看静雪还要发怒,赶紧调和道:

  「好了,放心。我们也不想坐牢的,只是看你太美了,实在忍不住而已。这样吧,再和我们做三次,我们就当你面删了视频,并且保证远远离开你的面前,再也不会出现。」

  「你说话算数?」静雪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於两人真能守信。

  「当然。再做三次。我一定谨守诺言。要是违背了,叫我生儿子没屁眼。」
  李彦良满口答应了下来。以后怎么样他也没想好,关键现在先把人稳住。
  「好了,不多说了,你也赶紧去洗洗,这么长时间了,万一你老公醒来……」
  静雪闻言浑身一震,终於想起自家老公此刻还就在屋里的床上。赶紧返回温泉里洗掉面上精液和各种痕迹,起身上岸想要穿上刚才散落在地的泳衣和泳裤。
  看着静雪做着各种清理工作,再缓缓穿上了泳衣,散露出又一阵阵的少妇美人慵懒又身姿卓越的气息,二人觉得小腹又是一阵火热。

  只是再精虫上脑下去,只怕就不好收场了。两人赶紧拿起手机,回到隔壁房间穿好了衣服就要假装是刚刚修理温泉排水完毕,回去向主管彙报。

  而静雪也静悄悄的拉开玻璃门,撩起厚实的窗帘,蹑手蹑脚的就想走向浴室好好清理一番。

  「你泡完了?」

  老公含糊不清的一句差点吓得静雪魂儿都要飞了。赶紧向老公看去,还是刚才那样,身上披着自己给他盖上的衣服,只是翻了个身,趴睡在床上。

  看上去吕小纯只是睡梦间察觉到静雪从外面回来了而已。

  静雪稍稍平复了一下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跳,装作无事的回道:

  「嗯,我刚泡完,先去沖个澡啦~」

  说完,不等小纯继续言语,赶紧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想要把自己从里到外好好清洗一遍,尤其是肉体深处的那些痕迹。

  听见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小纯再次起身,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把刚才拍摄的视频小心翼翼的存放在一个app的秘密相簿里,以免被妻子翻手机的时候发现。

  然后再轻手轻脚下床把手机放回桌上——这是小纯醒来时手机放着的位置,他可不想穿帮。接着再慢慢返回床上,脑海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等待着娇妻洗完澡,回到床上。再假装被娇妻惊醒,一起钻入被窝,沉沉睡去。

  接下来几天,张泽和李彦良没有再出现在静雪的面前。毕竟第二天小纯和静雪已经搬回了属於他们的高级温泉套房。小纯也假装无事发生过的样子,和娇妻一起放松了几天之后回到了家中。静雪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默默祈祷着两人不要找来。而吕小纯已经趁着上班第一天的中午休息时间,找上了他最为要好的一个哥们儿……

               (本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