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山溝裡的性愛
山溝裡的性愛

山溝裡的性愛



在他們看來,我,一名體面的小學校長,三十多歲的年紀,帥氣的長相,月收

入近千元(幾乎比山溝裡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全年的收入還多),早就應該扔掉家

裡的黃臉婆,娶個洋氣的知識女性。更何況我的身份居然還是上門女婿。學校裡不

少女教師早就向我暗送秋波,但我視而不見。



每當朋友們勸我及早擺脫累贅的時候,我總是以「糟糠之妻不下堂」迴避。他

們紛紛歎息,笑我太傻太迂腐了。其實,我心裡明白的很。如果他們知道我現在過

著帝王一般的生活,恐怕會羨慕得連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我坐擁一妻四妾,而且

隊伍還在擴大,在家一言九鼎,所有的人都惟我馬首是瞻。我放著皇帝一般的福氣

不享受,若要弄個什麼洋氣的知識女性去侍侯,那才真有毛病啊?!不過回首往事

,真令人唏噓不已。。。。。。



我出身一個貧窮的農家,排行老四。哥姐都是文盲當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縣城

重點高中的時候,年邁的父母為了給我籌集學費,背著一百多斤的地瓜翻山越嶺到

九十里外的縣城去賣不料天黑路滑,兩位老人家不小心掉下山崖。等我們接到噩耗

找到老人時,已經慘不忍睹了。殯葬了二老,已經家徒四壁。讀書是沒指望了。兩

位嫂嫂又不耐煩我在家吃閒飯。一九八六年,也就是我十八歲那年秋天,大哥托人

找了一家沒男孩的人家,用一隻木箱作嫁妝,把我招贅到四十里外毛廟鄉劉屯大隊

的劉莊,一個稀稀拉拉只有幾十戶人家的偏僻小山村。老婆叫劉艷,比我大一歲,

排行老二。岳母王素芝,是個樸實的農村婦女,四十歲。姐姐劉芳二十一歲,剛結

婚兩年,男人就得肝病死了,婆婆罵她是掃把星把她趕了出來,現在守著一個不滿

週歲的女兒住在娘家。下有兩個妹妹,大妹劉芬十五歲,小妹劉桃才十三。



岳父劉鐵慶十年前開山被石頭砸斷了腰,高位截癱,躺在床上熬了六年才離開

人世。我的到來給這個陰盛陽衰的家庭帶來了一線生機。說實話我是萬般不情願地

來到劉家的。一來倒插門的名聲不太好聽,二來我的成績那麼好,若繼續上將來肯

定能考上大學,找一份體面的工作,光宗耀祖。可現在……。哎,啥也別說了,閉

著眼過吧。結婚當天,天色已晚,賓客散去。我胡亂吃了點飯菜心裡亂糟糟地躺在

床上和衣睡了。閉上眼睛,回想起自己的抱負和命運,不禁悲從中來,一行眼淚不

爭氣地順著面頰流了下來。這時,木門一響,我聽見一個輕輕地腳步聲走了進來。

我急忙偷偷地擦去眼淚,斜眼一看,原來是劉艷。只見她全身大紅大綠,喜慶而粗

俗,瘦俏的臉上擦著厚厚的一層粉,略顯蒼白。



「你還餓嗎?」她輕聲地問。她知道我是十里八鄉聞名的才子,只是因為家庭

太窮父母又不在了才不得不走此下策。她們家連個念小學的都沒有,再說她年齡又

比我大,從一開始說親就覺得有些委屈我,和我說話的時候總是怯生生的,歡喜中

又夾雜著不安。我口氣有些沖:「我不餓。」她怔怔地站在床前,不知說什麼才好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我一想她也是個好人,知道我家窮,一分錢的財禮都沒要

(估計兩位嫂嫂就是沖這一點才力逼火燎地要我「出嫁」)。她家其實也很窮,聽

說這次為了辦喜事還拉了不少帳。我雖然心中不好受也不能衝她撒火呀。哎,要怪

就怪命運吧,畢竟是夫妻了,我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了。想到這裡,我努力地做了個

笑容,對她說:「艷,我不餓。你快去吃飯吧。天色不早了,回來好休息,你也累

了一天了。」



她正心事重重地站在地上發呆,見我忽然變了態度,既驚訝又高興,說:「我

給你端兩個雞蛋來。」說完就跑出去了。過了大約七八分鐘,她笑嘻嘻地端來一個

碗,我一看碗裡盛著四個剝了皮的熟雞蛋。她端到我面前,說:「你吃吧,我特地

給你煮的。」那時候的農村很窮,不是頭疼腦熱的誰也不捨得吃個雞蛋,那可是一

家人全部的零用錢啊。我心裡一陣感動,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她的臉騰的紅了,輕聲說:「門還沒關呢。」我一笑,起身走到門前,栓好了

門,回來摟住她坐到床上。她羞澀地閉上了眼,臉上蕩漾著幸福的笑容。我這才仔

細地打量她。劉艷是那種比較秀氣的女孩子,樸實無華。但今天渾身上下透著喜氣

,劉海梳得整整齊齊,大大的眼睛顯得特別有神。



我往她身上一看,微微鼓起的胸脯,瘦瘦的身材,雖然有些營養不良,但完全

已經是成熟的女人。



年輕的我剎那間暫時放下了一切煩惱,被劉艷青春的氣息迷住了。外面天色已

經黑了。想到今夜這個女人就要完全地屬於我了,心裡一陣激動,手指慢慢地伸向

她的衣服裡層。她感覺到我就要行使丈夫的權利了,臉上更紅了,嬌羞地把頭埋進

我懷裡,緊緊地摟抱住我,一動也不動。



我慢慢解開她外衣的紐扣,一層層的象剝洋蔥一樣把她剝得一絲不掛,仔細的

欣賞著女人的胴體。



她的皮膚白得像一塊羊脂美玉,摸上去有一種綢緞般的感覺。紅紅的乳頭象成

熟的櫻桃鮮艷欲滴惹人胃口大開,乳房雖然不怎麼豐滿但結實有力微微上翹,尤其

是她夾緊的雙腿修長而白皙,一綹藏不住的陰毛露在外面調戲著我年輕的性慾迅速

地膨脹。我沒想到長相普通的她居然也有如此惹火的身材,心頭的遺憾不由得減少

了幾分。我一轉身把她平放在床鋪上,上去就是一陣亂咬亂親。那時候的青年比較

保守,也沒有現在的那麼多花活。我感覺自己的老二已經膨脹得難受,不論三七二

十一,對準她的小逼就刺,只聽的「唉吆」一聲,我嚇了一跳,忙問:「你怎麼了

?」「你慢點。」她的聲音細小得像蚊子。



我低頭一看,粗壯的雞巴已經拱進逼中半截。我不敢造次,慢慢地抽送。她雙

手捂臉,呼吸越來越沈重,臉上越來越熱,胳膊漸漸地從臉部拿開,緊緊的抓住我

的大臂,雙眼緊閉,鼻翼煽動,陰道內淫水越來越潤滑。我輕輕的俯在她耳邊問:

「艷,好受嗎?」她點點頭。「還疼嗎?」她搖搖頭。一會工夫,我們倆都一身大

汗。這時,一陣劇烈的快感突然從胯骨處升起,我急忙加快速度,同時把力量加到

最大,她也被我的衝擊弄熱了心腸,先前的矜持逐漸被浪聲呻吟所代替,哼唧不絕

,雙手死死地扣住我的腰身,劉海也被蒸騰的汗水弄濕,胡亂的貼在光潔的額頭上

,滑膩結實的乳房隨著身子前後晃動。



我的激情猛然衝破頂點,隨著一陣不自主的抽搐,一股熱濃的感覺脫離了身體

,直向濕暖的花心急射,頭腦一片空白,耳邊隱約聽到劉艷發出「唉呦,唉呦」的

叫聲,意識飛向了太空,只剩下空蕩的軀殼……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等我逐漸清醒

過來睜眼一看,發現她早已醒來,正微笑著看我。我用手一胡拉她的襠裡,感覺有

些粘膩,拿出手一看,居然是一片鮮紅。她羞紅了臉,又拱到我懷裡。我一陣激動

,摟抱著自己的女人醞釀著第二次激情……。迷亂而模糊的初夜就這樣過去了。記

不清我倆弄了幾回,反正最後都已經筋疲力盡才互相摟抱著入眠。直到次日的八點

多鐘才在岳母的叫醒下慌忙起床。劉艷開開門。



岳母王素芝正站在門外,看到劉艷一臉倦意和滿足,暗暗舒了一口氣,高興地

招呼我說就要吃早飯了。我走到廚房,發現劉芳正抱著孩子和兩個妹妹等著我的到

來。我瞧見劉芳正用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意味深長地盯著我,我急忙低下頭,招呼

了她們一聲,端碗吃起飯來。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著。就在我準備死心幹農活

的時候。命運女神終於對我睜開了她久違的青眼。



大約婚後一個月的一天早晨,我們正在吃飯,劉莊自然村所屬的劉屯大隊的書

記劉鐵倫突然來到我家,說由於村小學教師奇缺,他打聽到我當年在家學上得非常

好,問我是否願意進校代課教書。到時候若教得好,大隊鄉里每月各負擔我四十元

代課費用,說不定以後機會來了還能轉正。



全家人喜出望外,千恩萬謝地送走了鐵倫大叔。我投入緊張的複習中去。我打

開陪嫁的木箱,拿出藏在裡面的書本認真地學習。過了大約二十天,學校開學了,

我就這樣成為一名代課教師,教小學四年級的語文和數學兩門主課。那時侯山村農

家全年的收入好一點的也不超過千元,而我每月工資八十元,居然成了全家的經濟

支柱,我的地位更高了。家中大小事情不經我點頭岳母不敢獨專。我也意識到這次

恐怕是我這一生唯一可能扭轉命運的機會了,教學更加賣力。我步行百多里外的縣

城買來有關教育的書籍自學,又買來高中書籍自學準備以後函授大專提高自己的學

歷和競爭力。工夫不負有心人,一個學期下來,我帶的那一班級的學生在全縣小學

統考聯賽中語文數學兩課總分成績雙雙高居全縣榜首,這可是驚天動地的新聞。偏

僻農村的簡陋小學居然把許多條件優越的縣城小學拋在後面,這在當地教育史上是

破天荒的奇跡。當地的《山區新報》以《窮鄉不窮志────────代課教師中

飛出金鳳凰》一文對我進行了大肆報導。我一下子成了教育界的名人。



鄉教辦室主任因為用人有方被提拔為縣教委副主任。這個高傲的老東西居然沒

忘記是誰給他帶來了榮譽和陞遷機遇,臨調動之前把我叫到鄉里大大誇讚了一番,

並說他已經打報告給縣裡,準備破例給我轉正。我自然非常激動。就這樣,我代課

不到一年,就轉正成了國家正式教師,工資也漲了幾十元。我知道幸福的時光就要

來臨了。這時候另一份機遇也悄悄到來。從剛結婚我就發現大姐劉芳看我的眼神異

樣,後來我當上教師後對我更是青眼有加。平時對我的關心照顧甚至比劉艷還上心

,沒人的時候和我說話的口氣溫柔得能擰出水來。我還發現她看劉艷的眼光充滿羨

慕嫉妒而又無可奈何,神情很是複雜我知道這女人只要不離開娘家,早晚會成為我

肚皮底下的人。



雖然也有幾個媒婆給她提親,但都被她一口回絕。岳母也不好說什麼,只有我

隱隱約約猜出其中大概的原因。只是礙於面子,我不敢貿然採取行動,怕自己揣摩

錯了她的心事,倉促起事鬧出麻煩來。機會很快來了,我從教第二年快放暑假時的

一個星期六的半上午,我買了一斤肥豬肉早早地從學校回到家裡,岳母和劉艷姐妹

幾個上山幹活去了,劉芳正在堂屋裡給孩子吃奶。我進門和她打了個招呼就進西屋

準備休息剛想躺下,突然聽到孩子的哭聲,而且越來越響亮。我聽得有些異樣,急

忙起身來到堂屋詢問。剛一進屋,發現劉芳一隻手托著邊哭邊閉著眼睛昏昏欲睡的

孩子,一隻手使勁地捏擠左邊的乳頭,嘴裡已經急得帶著哭腔。



我忙問:「怎麼了,大姐?」「這只奶狙住了,疼得受不了,孩子又吸不動,

急死人了。」我這才發現劉芳的兩隻乳房明顯不一樣,右邊的一隻已經虛癟了,看

樣子孩子剛吃過。而左邊的那只已經腫脹的像個皮球,乳房上的青筋歷歷在目,體

積明顯比另外一個大好幾倍。我知道這是狙奶了。由於種種原因,哺乳期婦女容易

造成奶水流通不暢,甚至根本流不出來,隨著奶水越聚越多,疼痛也越來越厲害,

有的甚至造成壞疽,流下永久性的創傷。我遲疑了一下,馬上走過去輕聲地說:「

大姐,讓我來吧。」劉芳感激地看著我,把孩子放在了床上。我讓她坐在床幫上,

自己蹲下身子,用手輕輕的揉搓那只溜滑腫脹的乳房,張嘴噙住乳頭,用盡全身的

氣力吮吸。乳頭果然已經狙得厲害,我猛的吸了好幾口都沒有吸動。正憋得著急的

時候,突然一股甜腥的熱濃噴泉刺進我的喉嚨,我嗆得連連咳嗽。



就聽見劉芳「唉吆」一聲,身子軟綿綿的趴倒在我身上,雙手緊緊抱住了我的

頭。我用嘴把乳頭咬得更緊了,大口大口吮吸著女人甘甜的乳汁,舌頭圍繞乳頭舔

來舔去。我雙手在她全身遊走,我摸到她光滑的皮膚,豐滿的小腹,熱燙的身子,

她已經有些迷離了,剛才的哭聲變成了愉快的呻吟。我站起身來,她順勢仰面躺在

床上,兩手抓住我的衣服角使勁地拉。我明白這是向我發出進攻的邀請。我三下五

去二扒開她薄薄的外衣,露出雪白的肚皮,松下她的褲子,倒提起雙腳,掏出陰莖

,緊貼肥碩寬闊的屁股,朝那片茂密的黑茅草處狠狠地攮去。沒想到,她的私處早

已涕泗磅礡,粘粘的淫水潤滑了雞巴,我不費吹灰之力就頂到最溫暖的花心部位。

劉芳的逼比劉艷的肥厚得多,也比劉艷的稍微寬鬆些,多毛的陰部讓人感覺到她的

強烈的激情。孩子已經睡熟了,這個時候是不會有人回家的,她也放開了膽子,第

一次作愛居然就大呼小叫的浪聲不絕。



「馮強,快,使勁弟弟,日姐裡面,唉呦,唉呦,使勁,唉呦,好弟弟,你弄

死我了………」我被她的淫蕩感染了,恨不得把身子都塞進去,幸虧槐木大床結實

,我每一下的撞擊都能透過女人的肉體感覺到木床的硬度,連自己都覺得碓得胯骨

疼,身子底下的女人已經如癡如醉,嘴裡肆無忌憚的高聲浪叫讓我有些擔心。我急

忙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決定速戰速決。



很快我就來了感覺,緊緊地摟抱住她,等那股不可控制的快意就要噴薄而出時

,急忙抽出雞巴,讓粘稠的乳白色玉液順著女人的小腹往上哩哩啦啦一直刺到雙乳

和脖頸,她哼唧一聲死死地抱住我,肚皮在我身上摩擦,把那泡愛的痕跡團成濕濕

的一大片。



我怕有人回來,急忙說:「大姐,我回去換件衣服,你也洗洗。」她聽後默默

地鬆開我,說:「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姐,看你說哪兒去了,哪能呢?」「那

你剛才為什麼不射裡面。」我一聽是為這事,笑了:「姐,我不是怕你懷孕嗎?」

她突然哭了:「姐就想要你的孩子。」我一聽毛了,急忙安慰她:「好好好,這事

以後再說以後再說,你先穿好衣服。」她也真聽話,下床穿好了衣服,眼神怪怪地

看著我:「馮強,姐這輩子不嫁人了,姐就跟你。你叫姐幹什麼都行,只要不叫姐

離開你就中。你以後給小艷說說,好嗎?」我頭皮一炸,心想麻煩來了,當下先穩

住她再說。我笑了笑,說:「芳姐,你那麼漂亮,有這份心思是小弟的福氣。反正

你現在又不走,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有事好說,你別急,千萬別叫嬸子和小艷看

出來了。現在鬧大了對你我都不好,我們以後慢慢想辦法,啊?」她紅著臉笑了:

「你放心,小強,姐不會給你添麻煩的。」我這才暗送一口氣。



我們倆又溫存了一會,我起身回西屋擦洗去了。不大會,岳母王素芝和老婆劉

艷以及兩個小姨子都回來了,見我回家十分高興。我拿出買好的豬肉,全家人都很

高興,尤其兩個小姨子饞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吃了飯,我剛想回屋休息。岳母素

芝叫住我說:「強,你來,嬸給你說個事。」我走進她臥室一看,老婆劉艷正低著

頭坐在床上。素芝關上門告訴了我她的心事,原來她發現老婆劉艷的肚子遲遲不見

動靜,有些著急,要我們去醫院查查。我也正為這事擔心,就答應了。



第二天我和劉艷一道去了八十里外的縣城人民醫院。回來以後,劉艷在床上躺

了三天,哭得拉不起來。原來經醫院診斷,我身體正常,而劉艷雙側輸卵管閉塞兼

幼稚子宮,懷孕的可能性為零。



一個女人不能生育,是多麼大的打擊。岳母素芝也傻眼了。眼看我步步高陞,

身份越來越高,而劉艷偏偏又患上這種病,這以後萬一我要不耐煩了,那還不是腳

面上支鏊子─────說踢就踢啊。



雖然我一再勸說安慰她們母女,但是農村頑固的封建觀念使她們久久不能釋懷

。沒過幾天我就發現劉艷母女倆整個兒瘦了一圈,人也憔悴了。時間飛逝,很快就

放暑假了。這時候我感覺大姨子劉芬對我比以前更加熱情了,沒事的時候總喜歡往

我身邊靠,和我嘮嗑談天。對這個不滿十七歲的女人,我早感覺她和別的姐妹不同

。她不像其它姐妹三個長得仿母親屬於瘦俏的那種,她肉肉的身子肉肉的臉蛋肉肉

的屁股奶子和大腿從哪方面看都顯得比實際年齡成熟。估計和她去世的爹一個類型

。我還發現,每當劉芬纏磨我時岳母一家總有意無意地迴避。我明白這是岳母素芝

李代桃僵之計,打算讓妹妹劉芬替姐姐劉艷完成作女人的義務。



恭敬不如從命,既然岳母一家有這個心意,我也只好笑納了。已經來到劉家快

一年了,我的心情早已不同初來之時,比較能得心順手了。很快我就和劉芬幾個打

得火熱,離真正的**只差具體的安排了。這時候每天夜裡我都打開屋門,把老婆

劉艷弄的死去活來,爹一聲娘一聲的浪叫不已。雖然明知道她那塊三角地不會長出

任何東西來,但我還是很賣力氣。一來讓女人更加感激我的寬容從而對我言聽計從

死心塌地,二來也讓素芝娘幾個明白晚上睡覺時有個男人壓在身上是一件多麼愜意

舒服的事情,充分地調動這一家女人的性渴望。很快我就發現不但大姨子劉芬大姐

劉芳看我的眼神中能冒出火來,連才十四歲的小姨子劉桃看見我時也紅臉低頭微笑

不語。七月的一天下午,岳母素芝叫我和劉芬一道去後山打豬草。臨走時岳母對我

輕聲地說:「小心點,別讓人家看見了。」



我心裡一陣激動,明白終於得到素芝的首肯了。我特地帶足了草紙,又打扮了

一番,精神十足的和劉芬一道往後山人跡罕至的深處走去。一路上我把小姨子逗得

樂不可支。等到了一片茅草密佈的山腰間,我看了看四周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就提

議坐下來歇息一下。劉芬很快明白這就是她處女的終點站了,臉一下子紅撲撲的,

不見了笑聲,慢慢地坐下。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我在劉芬的身邊輕輕坐下來,用

手搬住少女渾圓的肩頭。



劉芬閉上了眼睛,一聲不吭地倒在我的懷裡。我說:「妹妹,你後悔嗎?」她

搖搖頭。我把她輕輕地放在草地上,用身子半壓住她的胸脯,把嘴唇對著她的臉龐

,一點點地親吻,同時雙手悄悄地解開她衣服上的扣子,讓滾圓多肉的胸脯暴露在

陽光的直射之下。我移動嘴唇,咬住粉紅色的乳頭,感覺到女人皮膚的細膩,心跳

的急促,肉體的結實。我繼續往下移動嘴唇,越過平坦的小腹,來到女人最神聖的

地方。我撥開她似擋非擋的手臂,拉開了布腰帶。



在劉芬一陣半推半就中,我褪光了女人全身的衣服,終於看到劉芬肉肉的身體

原來是那樣的誘人。



女人豐腴的腰身讓人能體會到一股強烈的刺激。我突然覺得若和這樣豐滿的女

人尻逼肯定是世界上最愜意的事情。我努力地掰開她豐滿的白腿,一口銜住饅頭般

的大陰唇,使勁地吮吸起來,舌頭不斷地舔拭那鼓鼓包皮內深藏的陰蒂頭。劉芬顯

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刺激,忘情地哼唧起來。



我又用手指不斷地摩挲揉搓緊閉的陰道口,不大一會,就感覺到裡面有一股清

清濕濕的東西流出。



我用嘴使勁地吮吸少女清香的體液,女人變得瘋狂而迷離。也許她沒有想到作

一個女人居然會有如此美妙的享受,嘴裡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的老二也越來越難受

,好像一條熱辣辣的肉棍夾在腿襠裡。我擡起女人的大腿,讓紅亮的龜頭正對微微

張開的花心口,不斷輕輕地往裡研磨,在女人一陣陣激烈的抽搐中,我終於到達了

熱乎乎的最深處。哎呀,陰道裡的肌肉太多了,我能感覺到雞吧正躺在一圈熱肉的

緊握之中。誰能想到原來肉肉的女人會給男人帶來如此的享受呢!我不斷地呼叫著

女人的名字,不斷地揉搓著女人的胴體,不斷地變換著雞吧衝刺的角度和力度,不

斷地擦拭雞吧抽送帶出的紅色的血液。劉芬在我一陣陣溫柔而猛烈的衝擊下沈醉了

,她完全拋開了少女的矜持,雙手摟住我的腰,口中大呼小叫地呻吟不已。這一點

倒和她兩位姐姐相似,也許是出於遺傳吧。終於,我再也受不了少女美妙性器帶來

的刺激和撫慰,一股熟悉的快感迅速地從腰間升起。



我急忙緊緊地抵住女人的胯骨,把一陣劇烈的快感完全射進女人熱乎乎的身體

深處。



劉芬死死地摟帖住我,彷彿怕我消失了似的。過了一會,我抽出雞吧,用草紙

擦淨。我們兩人疲憊地睡在地上,我看著小女人幸福地閉著雙眼,嘴角上掛著滿足

的微笑。這時我突然聽到身後好像有「悉悉梭梭」的細小的聲響,急忙扭頭一看,

卻發現岳母素芝正躡手躡腳地迅速離去……。



就著樣全家人都默認了我和劉芬的關係。漸漸的岳母素芝也發現了我和大姐劉

芳的不正常,但也沒說什麼,只是平時在我吃飯的碗裡又多加了兩個雞蛋,對我生

活的照顧更周到了。後來,我發現不知從何時起,全家人的臥室夜裡睡覺都不再關

門了。



劉艷也從不過問我夜裡為什麼經常出去那麼長時間。只要定時把她餵飽,她對

我和她姐妹的事情不聞不問。就這樣不到兩個月,劉芳劉芬都斷了經,姐妹倆差不

多同時都懷孕了。素芝又驚又喜,對兩個女兒照顧得很周到,同時安排她們姐妹幾

個盡量少出門,以免外人看出破綻。為了孩子,我和劉芳劉芬的**只好暫時告一

段落。我過剩的精力只好全部發洩在老婆劉艷身上,夜夜晚上把她弄的死去活來。





很快學校開學了。我回到學校,生活又恢復了平靜。大概過了不到兩個月的時

間,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把老婆劉艷弄了一陣之後,她沈沈地睡熟了。我披上外

衣,摸黑來到劉芳臥室裡,想纏著再弄一會,發洩發洩過剩的性慾。我走到床前一

摸,發現劉芳正睡得死沈,心想乾脆別弄醒她了,就站在地上偷偷地日一氣吧。只

要我小心些,估計沒什麼問題。



就這樣,我拉過她的雙腿,頭朝裡腳朝外,我*在床幫上掀起她的大腿掏出雞

吧朝逼裡就攮。我感覺她的肉逼忽然變得又乾又澀,一點也沒有原來的潤滑。我心

裡納悶難道僅僅兩三個月不弄就會如此嗎。於是吐了些唾沫抹在逼門上又一使勁,

終於弄了進去,前後抽動起來。但我越弄越覺得不對頭,女人的逼實在太乾澀了,

好大一會都不見充分的潤滑,一點也不像淫水橫流的劉芳,而且感覺大陰唇也沒有

以前那麼肥厚了。我又用手一摸奶子,發現根本不是那對豐滿的肉峰,而是稍顯乾

癟微微下垂的那種。



心裡一激靈,忙用手一劃拉女人的臉,發覺女人正用手緊緊地摀住臉,但我能

感覺那雙手的粗糙絕對不是大姐的那雙。我明白自己上錯了人,現在日的一定是素

芝。我略一遲疑,心想事到如今只好將錯就錯了,說不定這老女人也巴望能分享自

己女婿一杯精湯呢?要不然為什麼不早吭聲。於是我不再緊張了,乾脆放開力度,

就著床幫大抽大送。我故意一邊日一邊問:「姐,我日的好受嗎?」我感覺女人哼

了一聲,我又親吻她的嘴她的胸脯,下面弄的更起勁了,碓得女人的大腿「啪啪」

地響。



剛開始她還能憋住自己的情緒,到後來實在忍不住了,發出細微的呻吟聲。我

抄起女人那雙結實的大腿,瘋狂的一次次朝女人肉逼裡攮去,終於她發出了不同於

幾個女兒的聲響,「唉呦唉呦」的呻吟聲裡夾雜著倒吸涼氣一般的「嘶嘶」聲。我

覺得差不多了,就直接喊了聲:「素芝姐,你真好,弟弟好受死了。」她沒想到我

早看破了她的西洋鏡,既然我捅破了那層窗戶紙,乾脆一把摟緊我的脖子,說了聲

:「你真壞。」我激動地把她抱起來,站在地上,上上下下地摜來摜去。女人的肉

逼得到男人長時間的滋潤,終於變得濕潤潤的了,那雙奶子也像吹氣一樣變得鼓鼓

的了。



素芝渾身上下如同著了火,女婿年輕的激情點燃了她多年枯寂的心田,她終於

又嘗到久違的**快樂。一種亂倫的激動炙烤著我倆,比單純的日逼更加令人興奮

。由於我剛日過劉艷,所以這一次挺得特別久。也幸虧如此,我第一次就把這個四

十一歲的女人的心牢牢地抓住,讓她心甘情願地加入到我的妻妾隊伍中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已經差不多了。素芝的肉逼已經涕泗磅礡,抽搐得大腿

肌肉幾乎痙攣。本就結實的臀部變得像石頭一樣堅硬,我幾次強忍不放的激情再也

無法控制,終於在女人溫暖的肉逼中爆發了,「素芝姐,我要射了,你也給我生個

兒子吧。」她剛想說話,一股熱濃但略微稀薄的精液射向岳母的花心深處。素芝哼

唧了一聲就癱在我懷裡,一動不動了………就這樣,我不斷地在素芝母女四人身上

輪流發洩著。一家人對這種奇怪的關係互相心照不宣。只是素芝告訴我她沒有結紮

,不叫我以後再射到她裡面,怕萬一懷孕了麻煩。



還要我少弄懷孕的劉芳劉芬姐妹倆,怕不小心弄掉了孩子。另外叫劉艷穿上厚

厚的衣服,肚皮處貼個棉花套子,顯得鼓鼓的,故意在人群跟前走來走去,告訴別

人已經有喜了等等等等。就這樣,在岳母精心安排下,一家人平安地度過了那段提

心吊膽的日子。次年的農曆三月十七和三月十九。劉芳劉芬先後秘密地生下一子一

女,岳母對外散佈說女兒劉艷生了一對龍鳳胎。鄰居紛紛賀喜,全家皆大歡喜。又

是滿月又是喜酒,忙碌了好一陣子才歸平靜。這時候,由於我教學有方,加上年年

有數篇論文發表,名氣一直飆升,不久被任命為主抓教學的副校長,單等老校長退

休後接班頂替了。



岳母素芝整天樂得合不籠嘴,我和劉艷也很高興。我把全家的臥室重新調整了

一番,又蓋了兩間單間,她們娘五個一人一間,互不干涉。我和劉艷名義上住一起

,但一到晚上除了小姨子劉桃的以外,全部的門都虛掩著,我憑興趣挑選,願意進

哪間屋就進哪間屋,只要天明再回到劉艷房中就行了。愉快的日子飛速地消逝著。

又過了一年,小姨子劉桃終於發育成了全家最漂亮的女人,我和她也越來越熱乎,

但礙於素芝把我管得嚴嚴的,一看我有虛火,馬上指揮三個女兒甚至自己親自出馬

,一陣折騰就把我弄得沒了興趣。



也許她想留住這塊最後的處女地,吸引我不至於在外面胡來。我心癢不已,終

於在一次激情過後軟磨硬纏取得了尚方寶劍。素芝答應我只要不叫小桃懷孕,可以

允許我弄劉桃。我高興極了,終於敲開了那扇緊閉的木門。這幾年劉桃耳聞目睹我

和她媽媽及幾個姐姐的關係,早就情竇初開。私下裡我們倆拉手親嘴摸奶子拽逼毛

扣逼眼什麼都弄過了,只差把雞吧攮她小逼裡了。她一再要求我必須徵得岳母同意

後才敢把身子交給我,說不然會被媽媽罵死的。我知道素芝家法其實挺嚴的,人也

很精明。一家五個女人被我弄床上四個,若再強弄了小桃估計她會不高興的,所以

一直拖到今天。



我來到小桃床上,掀開被臥,用手一摸發覺她早已脫得溜淨,滑溜的身子蜷縮

在溫暖的香被臥裡。這個風騷的小女人。我也就不客氣了,三下五除二脫淨自己的

衣服,上床摟住女人滾燙的身子,上下其手,施展開平時玩素芝母女的那一套,不

大一會就把這個小騷貨弄的春情大動。我一看差不多了,隨著一聲愉快的叫聲,就

把那根過於受用的雞吧戳進早已渴望的劉桃的小逼內,再一次享受了新鮮女人的味

道。



既然是母親開口放行,平時又和我早已眉來眼去慣了,劉桃也不怎麼掩飾自己

的感覺,極力地配合我的動作,完成從處女到女人的轉變,不大會就被我送到喪魂

失魄的頂端。這小女人和她媽媽姐姐一樣不但身材很佳叫工更好。在我的調教下哥

哥妹妹的呼叫不已。我故意大聲地說:「叫你叫,叫你叫,我尻死你,小桃。唉吆

,你的逼夾得我真好受。好妹妹,哥哥日的好受不?」小女人心中得意嘴裡哼哼唧

唧嘟嘟囔囔個不停。我被這個小騷女人弄的心裡氧得難受,一陣舒服渾身暖意融融

,肌肉一放鬆,那股憋了又憋的熱精呼嘯而出,隨著全身一陣陣顫抖一滴不剩地都

灑進小劉桃的熱緊肉逼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