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3.27)【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3.27)【作者:deltat】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27章

  第二天是个周日。

  早晨她先醒来后,竟是调皮地用舌头舔起我的耳朵,就这么把我舔醒了。
  我刚一睁开眼睛,她又对我撒娇:「起床啦~小坏蛋。太阳都晒屁股啦。」
  「噢噢……」

  「被我舔醒是不是很舒服呀?」她微笑着问道。

  「嗯。」虽然,能被她的舌头碰到,似乎不太真切——不过,从女神的床上醒来本就不像是会真实发生的事情。

  「哼。居然让主人把你舔醒,都没有个M该有的样子了呢。以后的每天,可就是你来舔我的脚,把我舔醒了噢。」

  「知道啦。」我答应下来,又问道:「现在能帮我解开捆绑吗?」

  被绑了一夜的我此刻早已是手脚酸疼。

  她把我手腕和脚踝上的扎带剪掉以后,我从她的床上爬起来,下到地上,准备跪着出去。

  此刻,吴小涵又娇声叫住了我:「跪好让我骑嘛,笨蛋。你都不知道怎么服侍主人起床的吗?」

  从没做过这种事情的我这才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让她骑到了我的身上。
  驼着她到了厕所,喝完她的晨尿后,我便做起家务,把厨房、厕所都打扫干净,把自己搬来的东西也仔细地收拾好。

  中午,吴小涵带着我出了门,去吃她最喜欢的一家小吃;下午,她又带着我一起逛街,给我买了些衣服——她说,我应该穿得更好看一些。

  当我对她说「小涵学姐,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的时候,她只是解释:「你把工资卡都交给我了,我当然要负责给你买衣服咯。」

  看着女神对我这么热烈,我实在都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是,在为我买衣服的时候,她见到一件她喜欢的风衣,竟然直接抓住我的手,牵着我奔了过去。

  我都没想到第一次和女孩子手牵手竟然是这样的云淡风轻。

  她手心的温热,一时间都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这个傻姑娘,该不会是真的把我当作她的男朋友来对待了吧?

  但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么恐慌了。

  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不可能离开吴小涵,也不可能命令她不准对我好。

  我能做的,就只是用我的全部的灵魂和身体,来回报她。

  ????????

  这一天她似乎一直很开心——她无疑是享受和我在一起的,而也真的放下了多余的忧虑和纠结,只是享受着这种毫无限制的共处。

  晚上回到家里,吃完饭后,她一心喜悦地为我打开了贞操锁。

  当然,打开贞操锁,不可能是为了满足我——毕竟我终究还是她的M,而她终究还是享受虐待我的。

  她告诉我说,她只是想再用鞋跟插一插我的尿道——毕竟,她之前些天甚至连这个都不怎么敢玩了。

  其实,对我来说,能被吴小涵的鞋跟插入尿道,实在很满足。

  一方面,这种在我体内往复抽插的运动,充满了性暗示的味道,像是在做爱一样。

  另一方面,尿道从物理上被填满的感觉,也还是舒服和充实。

  鞋跟插尿道,大约是所有会导致出血的刑虐方式中,痛感最轻,快感最多的一种了。

  在她的指示下,我为她叼来了那双黑色的高筒皮靴,用嘴巴小心翼翼地给她换上。

  目前为止,吴小涵也只用过这一双鞋跟来试着插过我的尿道——这12cm的细根,确实像是专门为这个用途而打造的。

  刚刚插入的时候,吴小涵很是温柔——鞋跟轻轻地探进我的身体,确实只让我感到被塞满,很是舒服。

  当我微微呻吟出来时,她还不忘调侃:「很爽吧?你真是有被插的天赋呢。」
  不过,玩了一会儿后,吴小涵便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粗暴地抽插——我也开始微微流血。

  她不理会我渐渐痛苦的呻吟,反而很是兴奋地蹂躏着我的尿道,并羞辱道:「真乖……你的鸡巴就是这样,永远不配插别人,永远只配被插,被我的鞋跟插烂,对不对?」

  「对……」我发自内心地认同吴小涵的说法。

  「可你已经出血了呢。」

  我早已知道,作为一个M,流血是理所应当的、不需要M心疼的;所以,吴小涵的意思只可能是——我赶紧做出认错的样子:「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故意要流血的……不是故意弄脏你的靴子的……」

  「好吧,」吴小涵说:「那我就不追究你,继续用力了。」

  「嗯,」我在兴奋中说道:「学姐你插烂我这个小贱货吧……我的鸡巴……就是用来给你插烂的……」

  随着鞋跟对尿道壁的撕扯,那鞋跟没有再像上次那样剩着一小截进不去,而终于是能全部都没入我的尿道里了。

  「啊,我的鞋跟居然全进去了呢。你这个小烂货,才肏一两次,怎么就变得这么松了?」

  「对不起,学姐。可是……」我辩解道:「之前是你让我自己练习扩张的呀……」

  「嗯?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她音调提高,声音里带着质问。

  「没有……我是说,我不好,我下贱……」

  「看来,下次我得重新买一双鞋跟更长更粗的靴子来肏烂你的尿道了呢。」
  「嗯……谢谢学姐……」

  「放心吧,小贱货,你交给我的工资,我会回馈给你,变成你身上的伤口的,哈哈。」

  「谢谢学姐对我这么好……」我忍着疼说道。

  而吴小涵已经不满意这种无聊地抽插了:「去躺到调教室里的踩踏板下面吧。我想试着一边踩一边插你的尿道哦。」

  ????????

  听了她的话,我乖乖地爬到了调教室里的cockbox下面躺好,将自己的肉棒拿到桌板上接受她的玩弄。

  吴小涵站上cockbox的一刻,在我的仰望中,那高傲的长靴似乎显得更加高贵,也更加可怕。

  长筒靴大抵天生有着这样的震懾力——靴子把她柔软而水灵的皮肤藏了起来,以冷酷而坚硬的外表来面对我;真真切切象征着,此刻我不会再得到任何温柔,只会被踩在脚底、碾为灰烬。

  但这才是最让我兴奋的呀——吴小涵就应该是这样高高在上的,我就应该被踩在她的鞋底无情地虐待。

  看着她不容置喙的靴底,我有着强烈的献身的冲动。

  「自己把鸡鸡扶起来啊。」吴小涵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迷。

  我于是乖乖用手扶起肉棒,把尿道口对准了她的鞋跟,自己套了上去。
  而她终于满意地开始上下抽插起来[ 1].

  不一会儿,她用力越来越粗暴,甚至故意一边把鞋跟往侧面的方向用力勾挑着一边抽插,来刮开我尿道里的嫩肉——于是我痛苦地呻吟起来,呼吸也越来越浑浊。

  「喜欢吗,小烂货?」

  「喜……喜欢,小涵学姐。」

  「都出这么多血了,为什么还喜欢呀?」

  「因为……我就喜欢被学姐插烂的感觉……」

  「想要学姐更用力,对不对?」

  「对……」虽然很疼,但是被插入的这种心理的快感真的很强烈。

  「来,学姐来满足你这个骚货。」说着,吴小涵把鞋跟往外拔出了一半,剩下一半还留在我的尿道里。

  此时,她猛然把脚跺了下来。

  鞋跟如利剑一样猛然往尿道深处捅去——但尿道舒张开来的速度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快,无法让鞋跟继续向下。

  但是,在吴小涵体重的威力下,尿道怎么可能能够阻挡得了鞋跟的攻势呢?
  鞋跟面对阻挡,直接便撕开了里面的嫩肉,猛然向下。

  同时,因为内部的这猛烈的冲撞,我的整根肉棒都被扯得几乎弯折了。
  血液飞溅而出,我瞬间的惨叫几乎掀起了调教室的天花板。

  「怎么叫得那么大声呀,小坏蛋?有那么爽吗?」

  「我……我……」我疼得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你不是就想被插烂吗?继续求我嘛。」吴小涵坏坏地笑着。

  「我……」正要开口的我,看到了吴小涵那满是不屑,却又满是期待的目光。
  那种强烈的献身冲动再一次主宰了我,我于是乖乖地乞求道:「求求你……学姐……插烂我……」

  吴小涵听到后,又是稍稍拔出一半靴跟,然后猛然跺下来。

  这次,靴跟直接隔着我的尿道壁重重跺在了桌板上,发出碰撞的清脆响声。
  我的嫩肉在鞋跟和桌面间被挤压着,被撞击,瞬间便破碎开来,鲜血直流。
  这剧痛让我的脑子都几乎被冲击得破碎掉,身体完全不停大脑使唤,抽搐起来。

  等我能够勉强恢复思考时,我的肉棒已经彻底软了下来,鲜血也盖满了桌板的中心。

  「真是没用呢,这么不耐肏. 」吴小涵感叹道。

  因为我的鸡鸡已经完全软了下来,吴小涵的脚微微一抬起,肉茎就自然地往下面一滑,完全脱离了她的鞋跟。

  对此,吴小涵很不满:「把鸡鸡拿回来,套回我的鞋跟上呀,我还没玩够呢。」
  我乖乖从命——但是真正握住肉茎试了几次后,我才发现,在疲软状态下,把鞋跟插进尿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行不行了?」她有点不满:「是不是插不进去了?」

  「嗯。」我老老实实承认。

  「好了,既然没法肏了,就放在一边吧,」她并没有太失落:「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好了。」

  我战战兢兢地把自己的阳根搭在桌板上。

  果然,所谓的「按摩」,又是用鞋跟狠狠地跺到我那满是血污的肉茎上。
  瞬间的剧痛让我惨叫,并且本能地用手捂住了惨痛中的下体。

  果然,见到我用手阻挡,吴小涵立刻做出反应,残暴地直接跺到我的手掌上——对于胆敢遮挡她的鞋跟的M,她从来都是这么处理的。

  掌心那碎裂般的剧痛让我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全身挣扎起来。

  而当我又本能地缩回了手掌时,吴小涵立刻抓住时机,鞋跟再一次砸到了我的龟头正中。

  下身而掌心这连续的剧痛,让我彻底哭了出来,抽泣着求饶:「疼……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吴小涵看到我哭泣出声,倒是没有再继续摧残下去。

  她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来擦了擦我的眼泪——不过我先前就已经满头大汗,此刻她的手指擦到的大约一半是汗、一半是泪。

  「是终于受不了了吗?」她柔声问道:「我是不是踩得太重了?」

  我想起前几天自己下过的决心——不要让吴小涵感到太自责,不要让她不敢再刑虐我,而失去她所想要的乐趣。

  于是我咬咬牙说道:「没有……我很喜欢,很享受……谢谢学姐。」

  这也不全是假话——至少被她用鞋跟抽插尿道时,我的确是享受的。

  「真的吗?还能接受?」吴小涵睁大了眼睛,问道。

  「嗯。」我知道这样的回答可能会招来更加残忍的对待,可我也只能义无反顾。

  果然,吴小涵又一次站起了身子,更加残暴地跺了下来。

  「嘭」的一声,鞋跟径直砸到了我的肉棒的正中间。

  我惨叫着连连用手去遮挡——而吴小涵一如既往地将鞋跟狠狠跺在了我的手心。

  这一次她甚至不需要等我把手抽开——我的手掌盖住了我鸡鸡的下半部分,却露出了龟头,于是,她的鞋跟又是重重砸在了我的龟头上。

  「啊——啊——疼……啊……不行了,小涵学姐……不行……我受不了了……」我再次开口求饶。

  吴小涵于是又停了下来,没有连续摧残我。

  可是,她很狡猾地等了几十秒,让我的疼痛稍稍消退后,才轻轻开口:「怎么样?真的受不了了?还想要吗?」

  此刻看着她温柔如水的目光,我只能点点头——吴小涵越是温柔的样子,就越让我忍不住想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她摧残。

  「确定吗?我会很用力的哟。你真的还行吗?」她把鞋跟悬在我的龟头上空,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

  她果然狠狠跺了下来。

  鞋跟砸在我龟头上的一刻,剧痛立刻就让我回到了惨叫不止的状态。

  可是吴小涵没有抬起鞋跟,而是更加用力地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鞋跟上,死死碾压着那块可怜的肉。

  我的尖叫没有停下,全身肌肉绷紧,努力承受着这剧痛。

  几秒过后,见吴小涵还没有要抬起鞋跟的打算,我颤抖着开口:「求求您……小涵学姐……我不行……」

  她反而加大力气,狠狠地转动了一下鞋跟。

  「啊啊啊——呃——嗯——呜呜——」我不停惨叫着。

  在我的惨叫中,她抬起了另一只脚,确保全身100% 的重量都通过鞋跟压在了我的龟头上,然后竟然以那鞋跟为支点,全身旋转了半圈。

  旋转的鞋跟如钻头一般拧烂了我的皮肉,深深轧入我可怜的龟头。

  「啊啊啊——」我的惨叫已经变得机械了。

  「怎么了?」吴小涵依然装作天真的样子:「不喜欢吗,我的小冬瓜?」
  「我……我没有……我只是……呜呜……」我啜泣着。

  「只是什么?」她的音调上扬,满是责怪的意味。

  「我……疼……」

  她又狠狠使了一下猛力,在我再次尖锐起来的惨叫声中,悠悠哉哉地说道:「那不就对了吗?要是都不能让你疼,我多失败呀。」

  我知道——刚才没有选择让她放过我,现在她已经进入了残暴的状态,再求饶就已经晚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